小看点

笑不出来

老妈喜欢用手机看一些视频。正好那天我看到有一个视频挺好笑的,便推荐给老妈看。 一个小时后,我在微信上问老妈,看了没有,是不是很好笑。老妈回复说,看是看了,但她笑不出来。 &ldq

阅读全文

我的儿子是谁

那天,我们一家人正在吃晚饭,我喊了声“儿子”,恰巧,我婆婆也喊了声“儿子”,老公答应了,我儿子也答应了,于是大家都笑起来。笑完了,我儿子一脸不解,他问我老公:&l

阅读全文

金橘香

回老家看母亲,看到街边有卖小金橘的,突然想起母亲爱吃这种水果,便特意多买了一些。可是,当我把洗净的金橘端上桌时,我一口气吃了好几个还停不下口,母亲却只吃了一两个。 “妈

阅读全文

青岛记忆:贝壳老建筑

青岛记忆:贝壳老建筑

1月14日,纪周统展示用贝壳盖的微缩版青岛老建筑“迎宾馆”。青岛老人纪周统用了将近30多万片贝壳盖起了微缩版的青岛老建筑“迎宾馆”。据介绍,此建筑是

阅读全文

难忘带“奖”字坎土曼

1958年7月8日,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的王恩茂来到二师共青团农场(现三十一团)视察工地,极大地鼓舞了正在修渠和开荒造田的22支青年突击队的支边青年们,他们把劳动竞赛推向

阅读全文

榆木墩变成独轮车

964年,高书政、王玉凤夫妇来到新疆兵团,在八十一团七连工作。 那时,冬天没有煤,取暖靠捡回来的柴火。高书政有6个孩子,两个儿子岁数稍大些。高书政工作半个月才能休息一天,就常常

阅读全文

我与“大光”的情缘

1964年夏天,我从胜利七场(现三团)调到大光棉毛纺织厂工作,成为一名光荣的纺织工人。 1959年,一师根据自治区发展规划,在纺织工业部和上海市的支持下筹建了大光棉毛纺织厂。1962年,

阅读全文

兵团中小学危房改造工程

1992年8月21日,兵团党委作出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关于进一步改造和消灭中小学危房的决定》。 《决定》指出:经查实全兵团现有中小学校舍243.33万平方米,其中危房31.7191万平方米,

阅读全文

房顶扫雪闪了腰

上世纪70年代,团场连队职工都住平房。每年冬季,为防积雪融化造成房顶漏水,每当雪停天晴时,家家户户都有人爬上房顶清扫积雪,这成了连队里的一道风景。 那时,我是连队的一名职工,和

阅读全文

一杯温暖的酱油

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,那时我还是个刚刚毕业的穷小子,租住在最便宜房子里,房东是位离异的母亲,独自带着一个叫作萍萍的8岁小姑娘生活,孤儿寡母也是生活不易,我便尽量帮她们做些力

阅读全文

情有独钟冷冬月

漫步冬夜街头,别有一番滋味。行人原本稀少,行色更是匆匆,但即便孤身一人徜徉在夜色之中,亦不使我感觉到寂寞,因为,只要一抬头,我就能看到苍穹中那轮明月。众所周知,月亮本身不发光,只

阅读全文

披一身冬天花香

披一身冬天花香

如此喜欢南国小城的冬天,即使在深冬,仍是绿城飞花。冬天来临,异木棉次第盛开,在马路边,一行行,一排排,高大的花树只见花艳,不见绿叶,花开成海。花色白如霜雪、粉如胭脂,花团锦簇,繁茂奇

阅读全文